對草闆來說,因為咖啡而能夠守護一座森林或許是最棒的願景
看著滿山谷的檳榔,慢慢轉做咖啡園,又慢慢成為了植下原生樹種的咖啡森林
草闆的心情很複雜,但卻是懷著喜悅與希望的那種複雜
魚池的土地有一群關懷自然的朋友一直持續不斷的努力著
從蓮華池護溪協會的螢火蟲復育和賞螢推廣
到五城社區的「鵂鶹人工巢箱」計畫
都可以看得見這裡的人們,為了自然所做的努力
而「鳴草咖啡」的創立,不是一個年輕人想要圓夢開個小確幸咖啡的的故事如此而已
鳴草咖啡想做的是透過好咖啡,拉近人與土地的關係,引導消費者從「對品質的追
求」晉升至「對環境的關懷」
簡而言之,就是用咖啡守護一座山
但守護森林又豈是一個能夠簡而言之的事呢?
守護森林,不是種種樹,喊個鳥類友善或是雨林認證就是守護森林
說一個小故事好了
鳴草咖啡創辦以前的草闆(對了,那時候也不是草闆)
為了學習復育森林,草闆在台灣跟著一群很有意思的老師們學習原始生活的技能(對,就是你想得到的野外求生,包括鑽木取火),後來到了美國跟著一群有著印地安阿帕契族傳承的自然學校學習著傳統原住民對待森林的思維與方式
那不是一個長期的系統課程,只是一個小小的短期工作坊
然而這短暫的工作坊,卻完全顛覆草闆的價值系統
「你以為你想給森林的,是森林真正想要的嗎?」那個自然學校的創辦人,也是校長的老人這麼告訴我。
我驚呆了,原來我根深蒂固以為的幫助,並不一定真的對森林好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是一隻倉鼠,你會希望這片森林有什麼?」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是一隻山鹿,你會希望這片森林有什麼?」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是一隻草原狼,你會希望這片森林有什麼?」
當你想過眾多的動物兄弟的需要時,你就會了解「你所認為的對森林好」不過又是
一種人類的傲慢罷了。
「別急著為森林做出什麼你覺得很好的事情,這些事情到後來或許不會如你所願,即使你的出發點再好都一樣。只有花時間用心觀察跟感受,當你接通了整個森林的
脈搏之後,你會得到來自森林的訊息與指示」
這是那位睿智的長者,離別前給草闆的贈言。
對於一間咖啡店,講這樣的故事好像說太多了。
但草闆想說的是,鳴草又僅僅只是一間咖啡店呢?
鳴草不想成為一間陳義過高,用道德使命感綁架消費者的店
這一直以來,是草闆的原則和底線,
所以下定決心通過了「咖啡品質鑑定師」的國際驗證
藉由世界級的鑑別法來檢驗所有出產自鳴草烘焙的咖啡
現在的鳴草已經能夠做到了二十隻選豆的豆單了
所有來自 世界各大洲 ,分布在咖啡帶的產區
我們都進行了杯測、沖煮以及烘焙許多繁雜程序的重複檢驗
就是為了把每一塊土地最真實的風土用一杯純粹的咖啡呈現給你
就是這樣的一杯咖啡,讓你可以聽見來自不同地區,最真實的自然與土地的聲音,
這就是鳴草,大自然所發出的共鳴。
你聽見了嗎?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