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店嗎?年輕人!

麥克風的聲音迴響在禮堂內,我聽見自己提問的聲音

幾個年輕的面孔怯生生的舉手表明自己開店的夢想

我有些恍惚,忘記這個問題問的是台下的他們,還是台上的自己?

 

這應該是最近幾場狀況最差的演講,有點都不知道自己在講些什麼東西了

在忙亂轟炸的國慶假期隔日,馬不停蹄接著到學校演講,沒有喘息

我接到的邀請是在九十分鐘內講咖啡、講整個產業,講我是怎麼開店的?講什麼是正確的工作態度?

對象是一群正值青春的高中生,正思考著未來人生方向的一群人

說真的,這是一個高難度的命題,我也不確定自己準備好可以回答了

難的地方是,

我究竟是要深刻去指出業界的困境,告訴這群學子「年輕人,別再夢想開咖啡店了!咖啡店長不告訴你的3個真相」

還是用積極的話語去勉勵去鼓舞勇敢追夢,築夢踏實的人生哲學?

我沒有答案。

開店嗎?年輕人!

我忽然意識到我在演講,說起了咖啡裡頭的專業分工

有栽培咖啡樹的農人,有專門評鑑咖啡的杯測師,有烘焙咖啡的烘豆師,有沖煮咖啡的咖啡師

我所訴說的也許在這群高中生面前可能只是種概念,但卻是我深深銘記在心裡的記憶,

咖啡產業的每一種職人,我都有幸見證他們的辛勞,甚至參與其中,

我是咖啡農,也是杯測師,會烘焙當然也會沖煮

我對咖啡的癡迷可能難以想像,是那種想要把整個核心都摸透的那種癡迷,我想知道咖啡最深處的秘密

我做咖啡農,我種植栽培,育苗修枝,採果處理,

我無意種出世界第一的咖啡豆,卻從其中窺探了某些秘密

我做杯測師,我嘗遍百種樣品,日曬水洗,烘深烘淺

但我也無意成為世界最敏銳的杯測師,我從風味聽見土地的聲音

我做烘豆師,我挑豆選豆,背著麻布袋搬上搬下

我不會是最好的烘豆師,但因為烘焙我看見了每粒種子都具備的無限潛力

我也做咖啡師,我研磨燒水,屏氣凝神,專注手沖

然而,我從沒想過變成世界冠軍,但我因此熟撚了每款豆子在手中有多少手法可以詮釋她的魅力,

年輕的學子輕鬆地聽,當成好玩有趣的故事聽,

主任在演講後私底下回饋,明眼人會知道這些聽起來有趣輕鬆的事情背後有多少的「不容易」

要舉重若輕,先要耐得住無聊耐得住苦

但又如何呢?人生漫漫,其中的況味自如飲水,冷暖自知,又豈是口語文字所能傳遞百分不及一的

我想起了政府部門統計出台灣擁有三千多家咖啡店的紀錄

以及據說有高達600億的驚人產值

紀錄沒有騙人但無法指出現實

現實是:

三千家的咖啡館多數能存活經營的都是知名連鎖咖啡又或者是具有豐富資本額的副業型咖啡館,

獨立咖啡館有超過一半的機率度不過第一個年頭,

即使積累了兩三年有了基本盤的客人,也會因為總是些蠅頭小利造成生涯上無以為繼,歇業轉行所在多有

五年的咖啡店叫做「老店」

十年二十年的「古董店」屈指可數

你更沒有看過百年老字號的咖啡店在台灣

六百億的產值也是看得到吃不到的大餅

當超商連鎖超市量販賣起了一杯杯薄利多銷的「現磨熱咖啡」

多少傻瓜會癡癡地等一個咖啡師在你面前繞圈注水?

六百億的一個億都不會是你的,你的粉絲註定是少數,少的可能比台灣吸毒的人口還要少,

冷門到不能再冷門,小眾到不能再小眾

問問身旁的老闆們,多少老闆願意花錢請一個「專業咖啡師」在店裡頭服務客人

如果這是一個蓬勃發展人人願意為了精湛的手藝而興起的產業

那擁有專業手藝的咖啡師一定是奇貨可居

但就是因為這是台灣,人人追求cp值,在乎有沒有折扣,買一送一的社會,

你就註定養不起一個想為了磨練手藝而耗費一生的職人

這是現實!!

開店嗎?年輕人!

我今年二十三,開了一間叫做鳴草咖啡的自家烘焙館

捱過了兩年,承蒙大家支持,還能在資本主義的框框底下保留一點小任性,

小任性即是小確幸吧!

鳴草現在小小的,有自己的烘豆師,咖啡師,以及杯測師

自己也照顧起咖啡樹

為了養活這個團隊,我們可是卯足了勁在求生存啊!

你真覺得開個咖啡店就是浪漫滿屋文青滿天飛嗎?

別傻了!

我們沒有任何「第一」的野心,

野心只想讓每一個看見鳴草的朋友

認同咖啡產業的每一個角色都是種專業,不是服務業

同學,那我有回答到你的問題嗎?

 

Categories: 鳴草的故事

Related Posts

Uncategorized

分享有餘是一種幸福

來過鳴草的朋友都見過三大店貓(沒見過或者沒見全的請再來鳴草補看) 哈娜 Read more…

鳴草的故事

家具都賣去哪了? 唐青古物的一個夢

我希望人們踏進來後,可以感受到一個個小小的力量,這些力量累積之後會變成 Read more…

鳴草的故事

} 老屋日記 3-2 補土粉刷的日子 {

  衷心感謝來換工的小幫手們 原來補土填牆是那麼不容易的一件 Read more…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