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喝咖啡的歷史(三)」 #同步發佈於鳴草臉書粉絲團

又到了「咖啡尋味人」的專欄,這週我們要討論人類狹義定義的第一杯咖啡。上次我們提到,人類開始食用咖啡的時候並不是採用現今普遍使用的種子,而是使用「咖啡樹」上的各種部位:拿咖啡葉泡茶、食用咖啡櫻桃等等…….

一般普遍的歷史觀點會認為:人類的第一杯咖啡是衣索比亞人煮的,而人類第一間咖啡館則是阿拉伯民族開的。先從第一杯咖啡沖煮說起,根據比較可靠的文獻,約莫在西元十世紀時開始出現相關於使用咖啡的紀錄,十世紀以降,咖啡就像人類遷徙的歷史一樣,以放射狀從現今衣索比亞的國度朝外發展。

歷史學者推斷人們開始用火沖煮的咖啡純屬偶然,這個機緣很有可能是因為一場森林大火,烤熟了棲息在森林的原生咖啡樹,住在周圍的非洲人意外發現,焙烤過的咖啡比起生吃咖啡果實,有著更迷人更強烈的香氣。

咖啡開始出現在人類歷史以後的五百年,出現了各種沖煮的變化式,然而最關鍵的轉淚點還是開始使用焙烤後的咖啡種子,烘焙咖啡這件事很像是「石器時代」轉換到「金屬器時代」這種質的躍進。在學會使用烘烤的咖啡種子以後,人類持續在探索著咖啡的各種可能,單喝或者加入各種香料,還有人發現了咖啡種子經過烘烤以後,質地變得輕盈同時又很脆弱,這使得熟豆容易透過石磨或者比較堅硬的東西可以粉碎。粉碎以後會讓咖啡的香氣更加容易釋放。

將咖啡種子從果實中取出後曬乾,經過炭火焙烤,接著使用工具將其粉碎成細粉,最後使用沸水澆淋咖啡粉。人類沖煮咖啡的雛形就在這漫漫的五百年一路演進著。下一回,我們將帶領大家一起來認識,第一次將咖啡商業化的阿拉伯人怎麼樣開起人類歷史上的第一間咖啡館。

Related Posts

咖啡專欄

今年最有感的六杯咖啡——coffee review創辦人的風味評鑑工作坊 會後心得

經過這次與Kenneth 大師的短講,我更認識到Coffee Review 的制度與運作法則。就個人而言,CR應該是我目前最愛的評量法吧,我喜歡它從消費者立場出發的角度,卻也能廣受專業的烘豆工作者所推崇。在CR的世界觀底下,沒有制式的烘度程度(註:Q系統因為要客觀評量生豆品質,所以會以固定烘焙度進行製作,然而卻因此使某些豆子被限制住),淺烘焙到深烘焙都是可以拿到高分的,而且也不會因為烘豆機的昂貴與否,決定你比較容易拿高分或者低分,就我所知,在台灣送評的烘豆作品裡,也有許多不是昂貴名機所烘製的咖啡拿到高分。借用一句烘豆師的話語作結,CR的評分,表現的不僅是杯中的表現,也直接反應了你與你的媒介(烘豆機)之間的關係與理解。

咖啡專欄

新豆情報:蒲隆地 長程計畫 彌庫巴山 紅波旁 蜜處理 中淺烘焙

蜜豆在很多國家有不同稱呼,對於蜜豆的定義也不盡相同 大致的共識是去除果皮,保留部分果肉與果膠層進行發酵乾燥所製成的生豆 蜜豆在水資源的消耗上比水洗節能,但是進行蜜處理是考驗後製師與烘豆師的功力 今年的蒲隆地蜜處理有著我心儀的奶油與黑李風味,在尾韻的部分有地瓜香氣,還蠻不可思議的 總覺得,肯亞、衣索比亞與蒲隆地是非洲豆的三巨頭,如果豆單上少了其一,就顯得遺憾了

咖啡專欄

鳴草咖啡豆情報 耶加雪菲是 哥迪貝 原生種 慢速乾燥

#鳴草咖啡豆情報 耶加雪菲之於咖啡,如同烏龍之於茶,波爾多之於紅酒,就 Read more…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