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章有很多種用途,

有的時候為了想介紹一款豆子而大聲疾呼,

不啻是為了幫豆子做媒找到賞識他的人

是一種比較像是「行銷文案」的應用文

今天來寫這篇反倒像是抒情了,因為在寫這篇文章的當下,

我們所介紹的這款豆子也準備售罄下架了

用一種近似抒情的方式紀錄這一次的相遇,然後期待下一個產季

但更多時候,美味深刻的精緻咖啡是可遇不可求的

比如說2012年耶加雪菲精銳盡出的那個年代,

每一款從此地出口的咖啡無疑都是傑作

隨著耶加這個名字變得震天價響,好喝獨特的作品反而變得隱匿難尋

 

回到主題,今天要介紹的主角是「Long Mile Mikuba Hill」

來自東非的內陸小國蒲隆地,蒲隆地以「幽微的花香、細膩優雅酸質」為人稱道

但他的光環總是被赫赫有名的衣索比亞、肯亞所遮掩,

蒲隆地不經長出現在咖啡廳的選項裡,也不容易成為品飲者的優先選擇

在鳴草的吧台桌上,常常會不經意的帶到這個咖啡產地中的小老弟,也算是私心

肯亞的烏梅調,衣索比雅的白花調明顯張揚,像書法裡的行草

一下子就能吸引大眾的目光

然而在品飲者的路上,學習品嚐幽微跟高雅可能也是品味上的功課

古人常說:「人淡如菊。」

我會覺得「Long Mile Mikuba Hill」是不是也淡,淡得不張揚但是有滋有味

今天拿出了最後一批的蒲隆地上台沖煮

我寫下的風味筆記是:

「鮮奶油的風味與咖啡體,輕度的巧克力與核果風味,幽微高雅的白色花香氣,喝完以後口齒間會留下如食蜜餞般酸甜的尾韻。」

 

「Long Mile Mikuba Hill」在台灣被翻譯成不同的名字,這是一間響亮的國際生豆公司,

有些人管它叫「長程計畫」,我自己偏愛那個文藝氣息濃厚的中譯「漫漫長路」

如果你在網路上搜尋,看完這間公司的故事我想你也會認同「漫漫長路」這樣的譯名

要改變一片產地的風味品質不是買昂貴的設備跟時髦的後製處理法就能一蹴可及的

如果不能改變種植人的生活與心態,所有的變動都是夢幻泡影

改變風味,引活水入在地確實是漫漫長路

台灣自有一些進口商跟生豆採買公司會引進「漫漫長路」

然而平心而論,同是「漫漫長路」,作品間的差異天差地遠

就像同時檢視低畫質跟HD影片的差異一般

我不清楚為什麼?我只是知道我喝到的品質好壞

 

很幸運的從某些門路上收到「漫漫長路」旗下優異的作品

我的生豆商告訴我,這是一款生長在海拔1800~1950公尺左右的紅色系波旁

用傳統蒲隆地式的長發酵水洗進行後置處理

他們的杯測報告寫著:「玫瑰、櫻桃、紅茶、石榴」

在鳴草的烘焙下,我們得到的風味更趨近於奶油的香氣

 

如果在沖煮台上遇到品質優異的豆子,我習慣性會拉高水溫試圖抓出更多好味道。

這次的沖煮,我們使用TDS 65的宜蘭過濾水,加熱到93度以後沖煮,

包含預浸階段一共注水了四次

粉量是19公克,完成萃取時測量的咖啡液體重是300公克

粉碎咖啡的器材是日本卡利塔nextG ,日本三洋公司的花瓣型濾杯,美國fellow細口壺

沖煮的方式單純,順時針同心圓的給水

在預浸完成後的第二次注水將粉牆築起來,後面的兩次注水不高於粉牆高度

感謝「Long Mile Mikuba Hill」陪伴在鳴草沖煮台上一整季的時間

謝謝你教會我們品嚐幽微與細膩

我們會記得你,

當然「LMCP」漫漫長路這間公司一定會成為未來鳴草選豆的優先

期待某一年又能在菜單上一起感動囉。

 

鳴草當月訂豆連結

 

 

Related Posts

咖啡專欄

風味筆記之三:苦雖然苦,但也可以很豐富

。其實平常我對這種深烘焙的咖啡都是敬而遠之,但是這天基於禮貌,我接下了續木先生招待我們的咖啡。在我喝下第一口的同時,我驚豔地說不出話來。 那是一杯圓潤飽滿的手沖咖啡,擁有近似濃縮咖啡滑順的質地,同時包裹著奶油以及輕度的煙草風味點綴,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品飲感受呢?我覺得就像是吃進一顆品質絕佳的原味可可,而它在嘴裡融化的感覺。那有沒有苦味呢?有,而且很苦,但是這種苦很複雜,蘊含了很多感覺。喝完的餘韻殘留在口腔中,滿嘴的甘味。

咖啡專欄

咖啡共筆專欄 三  咖啡的品種

從種子到咖啡是現代精品咖啡強調的核心價值, 我們常說, 咖啡的生產是一 Read more…

Uncategorized

計畫性的品飲地圖(老司機帶路品飲) 風味共筆專欄五 上篇

計畫性的品飲地圖(老司機帶路品飲)       最開始的威士 Read more…

Bitnami